人民晚报:大学生读书,应做“深呼吸”

北京林业大学大二学生江曼说:“面对未来,有时候会感觉比较迷茫,除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剩下的时间不知道看什么书比较好。我们周围很多同学,会看英语书,不仅是为了考四六级,也希望对未来工作有帮助。”

记者的调查显示,20位同学最喜欢读各类小说,其他图书和专业书相对读得少。路宝远说:“平常的阅读主要是消遣和应试两种需求。消遣的话,选择网络小说或者经典名著比较多。”

中央宣传部出版局副局长刘建生、教育部社科司副司长徐艳国、中国大学生在线发展中心主任阎志坚等领导和嘉宾出席活动。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张建明,校长助理、学校办公室主任郑水泉,学生处处长宋大我等参加活动。首都各家高校出版社代表,光明日报、中国教育电视台、中国教育报、新闻出版报等媒体代表,以及中国人民大学100余名大学生代表参加启动仪式。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的教学方案,学生将在大一下学期到大二上学期集中安排为期一年的研习计划。其中“经典历史著作课外阅读” 纳入通识教育模块必修课,“原著原典选读课程群”纳入该模块选修课,各计2学分。必修课分为“史学阅读”和“读史实践”两部分,“史学阅读”要求学生在第一学年精读2本、泛读3本通史和断代史经典,每学期提交一份读书报告;“读史实践”要求学生至少参加10次与历史相关的实践活动,项目后期进行总结评估、 汇编笔记和调研,形成活动成果。

“其实,我倒是觉得,电子书的便利使得我的阅读范围更加广阔,阅读量也多了。纸张和电子产品只是载体不同而已。”西北大学大三学生王锦月说。“读书月”期间,记者走进西安高校,对大学生的阅读习惯进行了调查。

启动仪式上,中宣部出版局、教育部社科司有关负责同志和主办单位一起为人民大学学生读书社团赠送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书籍。随后,与会嘉宾来到书展现场,参观了首都20多家高校出版社参与的“大学悦读·阅读大学”中国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巡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专场”活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学校还结合读书活动举办了读国学经典等系列讲座。

步入高校附近的小书店。记者发现,在这些书店多是英语四六级、雅思、托福等英语辅导书,以及计算机考试、研究生考试、公务员考试等工具书,数量占据书店图书总量的半壁江山。书店老板表示,大学生对于工具类的书需求较大,因而这类图书销量要比人文修养类图书销路更好一些。

大学生的阅读积极性更高

4月23日上午,在第19个世界“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大学悦读·阅读大学’中国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巡展”启动仪式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专场图书巡展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记者了解到,不少高校已经采取多种努力,培养与引导学生养成“深呼吸式”的阅读习惯。中国人民大学就在2014年新学期之初,在2013级本科生中实施“读史读经典”活动,力求实现大学生智力与人格双重发展的目标。

深度阅读 选择传统书籍略多于电子设备

教育部社会科学司徐艳国副司长指出,“大学悦读·阅读大学”中国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巡展活动是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个重要举措。希望有关高校做好组织协调工作,要把这次活动与贯彻落实《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结合起来;希望有关高校出版社努力打造精品力作,奉献给大学生朋友;希望广大青少年学生自觉树立阅读意识、养成良好阅读习惯,努力为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伟大中国梦贡献力量。

记者采访中发现,类似的例子并不少见。不少同学表示,平时学校的课程安排比较多,加上大学校园里的学生活动丰富多彩,“没有时间”“没有阅读的冲动”等理由使得同学们平时会更多地选择上网、“刷微博”和“上微信”等阅读方式。耐下心来阅读、思考,阅读经典文史哲书籍的大学生更是少之又少。“我会利用很多零碎的时间来读书,比如等公交的时候,我就会把手机拿出来读一读。最近,我比较喜欢听书,前一段时间完整地听完《平凡的世界》,这样积少成多就读书较多”,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郑凯怡就是典型的代表。

在大学图书馆工作的刘老师表示,对网络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大学生来说,获得信息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而阅读碎片化,一方面使得学生们“杂学旁收”,另一方面也使得阅读有深度的读物变得不大容易,从而使得轻松的文学作品更受欢迎。

中央宣传部出版局刘建生副局长在讲话中明确了读书重大的意义,强调了出版文化作为事业和产业对我们民族、国家和社会具有的深远历史意义和重大现实作用,特别是文化软实力对发展国家综合国力的重大作用。他期望大学生们从一点一滴的读书学习开始,从校园成长开始,为把中国建设为一个文化强国而努力。

“对于大学生来说,要提升自己阅读的水平,要从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开始。”还有专家指出,要对学生的阅读进行有效地引导,而且要从小学教育阶段便开始,不能让学生的阅读只是停留在课本范畴,要让学生学会在海量的书籍当中学会寻找到适合自己的书籍,并在此基础之上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有数字化阅读行为的成年人中近九成为49周岁以下人群,纸质读物阅读仍是五成以上国民倾向的阅读方式。对于同样内容的纸质版和电子版图书,在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者中,有51.2%的人更倾向于购买电子版。

历史学院2012级硕士生徐聪同学作为大学生代表,表达了同学们读书励志的决心,并号召广大同学好好利用此次活动的机会,品味经典,坚持阅读,静品书香,涵养底蕴。

人民日报:大学生阅读,应做“深呼吸”

记者收集了长安大学等几所高校统计的借阅数据,发现除专业书籍外,文学类、哲学类图书的借阅率最高。如各校2016年度本科生借阅率排名前10的图书有《梦的解析》《围城》《红楼梦》《平凡的世界》《雷雨》等。

“大学悦读•阅读大学”中国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巡展活动由教育部社会科学司指导,中国大学生在线和中国高校教材图书网联合主办。同时,作为人民大学“读史读经典”项目系列活动之一,首场启动仪式暨精品图书巡展活动由中国人民大学承办。该活动旨在通过聚合中国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资源,引导青年学生多读书、会读书、读好书,提升学生人文素养和阅读品位;通过打造中国高校校园读书活动,充分发挥青年群体阅读带动效应,带动社会公众阅读、共同营造全民阅读氛围。

当代大学生,面临着更多的压力,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在大学里,他们应该如何进行学习,如何利用好有限时间恰当地阅读,跳出阅读的怪圈?

经典读物借阅量不低,那么阅读效果如何?以阅读难度较大的中国四大名著为例,调查发现,超过六成的大学生表示都读过四大名著,但是真正完全读完原著的不超过三成,大学生有的选择影视作品,有的阅读简本。一位中文专业学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表示:“四大名著里,我完整读完的只有两本,其他两本尝试过多次,发现确实很难坚持读下去。” 对此,中文专业辅导员王老师表示遗憾;在她看来,中国古典文化只能从影视作品中获取相关知识是比较遗憾的事情。但是她也表示,在如今快节奏、碎片化的环境里,不仅要阅读经典,还要利用好新媒体、自媒体进行阅读和学习。

图片 1

尽管电子化阅读具有携带方便、容量较大、可选择范围广等优势,但是不少专家还是直言,利用零散时间进行的阅读,获得的是碎片化信息,令读者无须严谨思考,容易患上思维 “惰性”。正如《娱乐至死》一书的作者尼尔:波兹曼所言,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阅读变得轻盈的同时,也开始变得不再严谨。

■记者 张潇

张建明常务副书记在致辞中指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是党的十八大提出的明确要求;读书励志,大学应先行。他介绍了人民大学“读史读经典”项目的意义和启动以来的工作进展情况,表示该项目目前取得了良好成效,阅读史学经典、研习人文精神在人大校园蔚然成风。张建明常务副书记表示,人民大学将以“大学悦读·阅读大学”中国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巡展活动为契机,以“读史读经典”项目为纽带,深化落实,不断推进,引导广大师生、员工读懂“中国梦”的历史、读透“中国梦”的现实、读出“中国梦”的未来。

一组数据耐人寻味,据报道,2012年,中国出版的图书达到了414005种,册数为79.25亿册,出版图书的种类和数量都是世界第一,但根据《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的显示,2012年,中国18—70周岁国民的图书阅读率却仅为54.9%,国民人均仅读4.39本书。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显示,北欧国家国民每年阅读量多达24本书左右。

在大学图书馆工作的刘老师看来,为了“休闲”或是为了“应试”而阅读都有些偏颇,但是总体来说都是为了获得新知识;大学期间,同学们要努力养成自己的读书观,逐渐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这样的习惯才是能够终身受益的。

图片 2

“老师也要做好学生的阅读引导,鼓励学生进行深度阅读与深度思考,让学生们意识到良好读书习惯的重要性。”浙江金华宾虹小学语文教师盛婉彬对此深有感触。

大学期间养成正确的读书观最重要

人大出版社副社长李开龙代表全国高校出版社发言讲到,首都20多家高校出版社积极响应此次活动的号召,参与“大学悦读·阅读大学”中国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巡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专场”活动,遴选精品图书,以推动优秀图书走进公众视野,营造良好的读书氛围。

当下,读书不多却想得太多的年轻人并非个例。电子媒体时代,微博、微视频、微小说等新形式的出现,让大学生得以更方便、快速地获得信息。娱乐性、消费性的阅读,已经成为大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逐渐固化为大学生的阅读习惯。与此同时,传统的、深度阅读的习惯却与大学生渐行渐远。

2017年公布的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86本,纸质报纸和期刊的阅读量分别为44.66期和3.44期。与2015年相比,纸质报刊阅读量持续下降。相对而言,大学生的阅读积极性更高。

启动仪式结束后,逸夫会议中心广场上开展了抽奖送书活动,现场气氛热烈。学生处处长宋大我为同学们抽取了一、二、三等奖,并向同学们赠送了《胡适文集》、《堂堂正正一辈子》等精美图书,此外,还有获得幸运奖的30余名同学获得了赠书。

专家们建议,尽管以提高英语水平和准备就业为目的的阅读也必不可少。但是,碎片化和功利化阅读不应成为大势所趋,应该适可而止,毕竟大学生还是应该致力于以拥有完整知识结构、塑造性格、提升涵养为目的的阅读习惯。

而在同样问题的调查中,记者发现,有超过六成的大学生表示深度读书还是选择纸质书籍。虽然“玩手机”的时间不少,但是说到书籍的阅读,选择电子阅读器的同学约为四成,其中选择kandle这样的阅读感觉接近纸书的阅读设备的同学不少。刘伊希说:“每次寒暑假,必定要在学校图书馆借书,也是严肃读物越要选择纸质书,因为阅读纸质书籍比较容易‘逼迫’自己专心,而其他的阅读也是在kandle上读起来更好,类似于ipod的荧光屏幕容易分心,而且眼睛也容易累。”

中国大学生在线发展中心主任阎志坚介绍了此次活动的相关背景情况,特别强调中国大学生在线和中国高校教材图书网将发挥各自优势,通过线下巡展和线上征文等各种形式,丰富活动内容,创新组织形式,结合大学生阅读特点,组织好本次活动,为大学生提供更好的学习和阅读服务。

“不得不说,微博、微信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增加了乐趣,扩大了我们的信息量,是社会、科技发展的必经之路。因而,我们也不能一味将之视为洪水猛兽。但是在信息化大环境下,学校、社会、家庭和学生个体都应该认识到在现在信息泛滥的情况下,要保持头脑清晰,逐渐养成系统化、结构化思考能力,平衡好浅阅读与深阅读的关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师郑伦表示。

“我这个学期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完了全本的《三体》。”这是西安外事学院大二学子路宝远的回答。记者最近在西安3所高校随机做了调查,31名同学中,有5位每学期读书10本以上,21位同学表示自己每学期看2~5本书,5位同学每学期看书少于两本。

据悉,“大学悦读·阅读大学”中国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巡展活动将持续到11月底,期间将在全国高校举行多场主题鲜明的高校出版社精品图书巡展活动。中国大学生在线将结合巡展活动,面向全国高校大学生开展网上征文活动,利用网络平台展示大学生作品,促进高校出版社优秀图书走进大学生阅读视野,营造良好的大学阅读氛围。

当碎片化、快餐化、功利化的“浅阅读”渐成趋势,不少专家担忧,长此以往,会导致其思维碎片化,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足,以及难以形成良好的人文素养等一系列问题。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研二的邱林,他说:“电子阅读设备便捷,在哪里都可以打开来看;但是纸质书籍是有仪式感的东西,在嘈杂的环境里,有点深度的书就不大能读进去。” 各高校的调研数据显示,大多数学生平均每天课余阅读时间为1至3小时,一半左右的学生选择利用零散、碎片时间读书,且阅读电子书多于纸质书。

培养“深呼吸”式的阅读习惯

遥想上世纪80年代,电视机数量极少,阅读成为年轻人接受信息的重要渠道。黑格尔的《美学》、李泽厚《美的历程》、汇编的《萨特研究》等哲学书籍,以及《红与黑》等外国小说都是年轻人竞相购买的对象,不少地方的新华书店还出现了排队购书的景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但反观今日青年人的阅读习惯,阅读载体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在学校的路上、在食堂、在教室,我们总会发现很多人或是低头浏览手机,或是戴着耳机听“有声读物”,或是手捧“电子书”阅读。“我喜欢阅读,但平均下来每天只有不到半小时读书,因为我平时上网浏览信息更多。”宁夏大学大四学生高芬说。

记者采访中还了解到,尽管无论是本科阶段还是研究生阶段,任课老师都会不定期开列书单,要求同学阅读,但由于不少专业书晦涩难懂,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加之老师推荐书单之后,却没有很好的反馈和验收环节,不少同学在记录下书目之后,并不认真阅读。

读书是大学文化最有机的组成部分,于大学文化的塑造、于青年学生的成长都十分有益。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提出,“希望人民大学的学生,在本科毕业离开母校的时候,头脑里要装着20部经典历史著作或其它经典著作,以此增加对历史纵深的认知厚度,拓宽分析问题和观察问题的历史视角,形成科学的方法论。”

“由于课本的趣味有限,体会不到读书的快乐,很多同学的阅读兴趣在基础教育阶段就已经被磨灭掉了,在大学阶段自然不会自觉主动去阅读。”山西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荣梓汀说,“不少同学的阅读,都带有明显的功利性,为考试而阅读的占绝大多数。”

“我能理解现在的孩子面临着各种考试的压力,要考各种证书,也面临着升学的压力。”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李伟教授表示,“但很多资质较好的孩子,并没有在大学期间为自己找到明确的定位和发展目标,才会在他人考取各种证书的时候盲目跟风。加上当前大学校园中普遍存在的短期功利主义倾向,也让阅读、考试、获取知识均变得功利起来。”

日前,一则小故事在微信中流转:一个年轻人崇拜杨绛,高中毕业时给杨绛写了一封长信,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并倾诉自己的人生困惑。杨绛的回信诚恳而直率:“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阅读一切好书如同和过去最杰出的人谈话。”哲学家笛卡尔的话启迪我们阅读需要长期的积累,速成式、功利的阅读,或许关乎成绩,但却无法关照个人涵养与性格塑造。

本文由北京28官网发布于北京28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民晚报:大学生读书,应做“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