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督查组下基层通阻塞 将展开第三方评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这次督查具体地列出了19个方面共60项内容,包括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推进简政放权的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加快棚户区改造、加大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力度的政策措施落实情况,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和“三农”的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等等。

督查工作开始于6月份,经历了几个阶段,目前已经完成大半。

  其实在督查组开展工作前,全面督查就已经开始。6月初,各个接受督查的部门和地方就开始进行自查,根据这19个方面详细梳理落实情况,查找自身问题,提出意见或建议,并形成报告提供给督查组。

上述评估组成员表示,第三方评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更客观。这是一种新的探索,在引导决策更科学、改革政策更符合实际、政策更好地落地,包括探索国家治理现代化等方面,都是一种新探索,表明新一届政府更加开放、乐于接受监督的胸怀。

  督查的结果将形成反馈意见提供给被督查的地方和部门,并汇总上报国务院。本次督查还请中国社科院、国家行政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单位开展第三方评估。

李克强当时说:“我在基层调研时注意到,有些地方确实出现了‘为官不为’的现象,一些政府官员抱着‘只要不出事,宁愿不做事’,甚至‘不求过得硬,只求过得去’的态度,敷衍了事。说得难听点儿,这不就是尸位素餐吗?这样的庸政、懒政同样是腐败,是对国家和人民的极大不负责!”

  陕西省政府督查室主任认为,与之前接受的许多次督查相比,这次全面督查有明显的不同。这次督查的规格很高,督查涉及部门很多,内容非常具体和细化,是一次无缝的、立体的和全方位的督查。

根据公开报道,督查组的工作方式主要是:听取汇报、阅读材料、下基层去现场、开座谈会等。

  督查组每晚都要闭门讨论,整理当天收集的素材,交流对当地工作的看法。会后督查组成员和工作人员还经常加班到深夜写材料。

据介绍,现场督查之后,一般会召开一个短的座谈会。开完之后,当天晚上回到住处,所有督查组成员再开一个碰头会,谈一天的见闻。转天,督查组召集一个规模较大的座谈会,参加的人员比较广泛。比如,督查组在郑州市一个县召开的一个金融支持和小微企业座谈会,来的人有县委书记、农村信用社负责人,一个酱菜厂的负责人,还有村民代表。

  每个督查组都由一个部级官员带队任组长,并根据每个督查组督查任务的不同,安排了来自不同部门和单位的司局级干部参加。

本版稿件/新京报记者 储信艳(原标题:《国务院督查组:下基层“通梗阻” 8督查组已完成实地督查,已将督查报告上报国务院;首次委托四单位展开第三方评估》)

  前往地方的督查组还根据不同的督查内容分为几个小组进行实地督查,也是“动真格”。银监会参与第七督查组的干部前往湖北省红安县,到一个村里走访一个生猪养殖企业。当得知这家企业贷款困难,必须借助担保公司的帮助,从而推高了贷款成本后,银监会的干部立即质问当地干部和基层金融机构:“这家企业算是龙头企业了,发展不错,为啥不直接贷给他们呢?”

此次国务院督查组的一个特点是“级别高”,每个督查组均由正部级官员担任组长,并包含了来自不同部委的司局级官员。据记者了解,国务院督查组分为8个,前4个督查中央部委,后4个督查16个省。部委督查组由国务院副秘书长带队,地方督查组由正部长带队。

  查什么?谁来查?

8个督查组在6月25日开始实地督查。在此之前,各地方和部委针对19项政策内容,均进行了自查。

  一些督查组成员认为,督查工作本身就是对各部门各地方执行中央政令的一种鞭策和推动,而在督查中发现的问题和线索,将有利于推动问题的解决。

据悉,中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行政学院、全国工商联承担了评估工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评估组成员对记者表示,目前第三方评估的工作正在进行,还没有结束。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褚松燕认为,在中国这种庞大的单一制国家,政令自上而下的传达和落实,需要后续的评估,而督查正是这一评估过程的一部分。督查能够发现问题与政策预期目标的差距,以及政策落实过程中是否存在跟目标不一致的地方。这也是决策过程本身的一种修正。

新一届中央政府成立以来,国务院正在对所作决策部署和出台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开展第一次全面督查,针对19项政策,包括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权、加快棚户区改造、减轻和公平企业税负等。

  新华网北京7月11日电 6月25日至7月5日,国务院派出8个督查组分赴部分省市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开展全面督查。新华社记者跟随督查过程,发现了不少“内幕”。

相对于国务院督查组,第三方评估的工作单独进行,也要到地方进行调研,活动范围可能更大。上述评估组成员说:“督查组去过的省份、部委我们可以去,没去过的我们也可以去。有重合的可能,也可能不重合。”

  如第七督查组由水利部部长带队,督查组成员包括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水利部、财政部、住建部和银监会的司局级干部,督查的对象是湖南、湖北、河南和陕西四省。

当前,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为了确保稳增长,更需要政策的高效落实。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说:“政策出门一公里,最后一公里,中间还有肠梗阻。督查有助于打通整个线路。”

  怎么查?

据新京报记者向随同督查的人员了解,每个督查组的正式人员并不多,一般不超过10名,从各部委抽调人员临时组成。比如,前往湖南、湖北、河南和陕西的第七督查组成员有9人,由水利部部长陈雷带队,督查组成员包括来自国家发改委、人社部、水利部、财政部、住建部和银监会的司局级干部。

  在与第六督查组座谈时,保定市市长谈到简政放权时不留情面地说:“为什么现在部委的一些司长老犯错误?我看还是权力太大!”

据跟随第七督查组的人员对新京报记者介绍,督查组到地方后,第一件事儿是拿到地方的自查资料,地方“一把手”会就此作报告。

  督查真的有用吗?

首次引入“第三方评估”

  在督查过程中,各督查组肯定了各地方、各部门和单位落实国务院相关政策措施取得的成就,同时也的确发现了一些问题。例如,一些地方“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仍然突出,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推进简政放权政策措施的落实力度仍有待加强,一些中介机构俨然扮演了“二政府”的角色。部分配套政策出台不够及时或还不够完善,一些项目配套资金仍不到位,以及“最后一公里”问题仍然存在等。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此次国务院督查工作的一大创新是引入了“第三方评估”。这是我国首次在国务院督查中对政策落实情况引入“第三方评估”。

  但必须看到,不少政策措施落实的力度不到位、效果不明显,没有充分发挥对经济稳定增长和转型升级应有的促进作用。这次督查就是对国务院决策部署和出台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进行一次“摸底”。

除此之外,此次督查还采用了“问卷调查”,网友可以在“中国政府网”上参加。目前,网络“问卷调查”已经结束。

  中央部委在督查其他部门和省市的同时,也接受了督查。中国铁路总公司、国家开发银行也在被督查之列。此外,中央编办的人员以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专项督查组成员的身份参与了国务院督查组,国家统计局也派出人员全程参加督查工作。每个督查组还有国务院办公厅有关司局人员担任联络员。

据悉,有一些督查组也采用了单独约谈的方式,与行政审批权限下放改革力度不够的部门负责人一对一沟通,倒逼部门加大下放力度,加快转变政府职能。

  此次督查源自6月初国务院的一个通知。通知指出,2013年下半年以来,国务院围绕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政府工作报告》对2014年重点工作作出了部署,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合力推进,一些重点工作取得积极进展,收到实效。

今年5月3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国务院已出台政策措施的落实情况开展全面督查。

  督查组的工作安排得非常紧凑。到了被督查省市后,首先听取当地政府主要领导汇报自查报告。督查人员就某一方面的自查报告进行评估和分析,并与来自地市、县、乡镇、企业和重要工程项目的负责人召开座谈会,听取他们对国务院政策措施的看法。

最后,督查组会形成一个针对该地区的督查报告,向省政府反馈。督查报告汇总之后,还会上报到国务院。

  褚松燕说,中央政策和措施在地方的落实,需要因地制宜。一种政策对一些地方有利,可能在别的地方起到相反的效果。如何发现这些差异然后解决问题,是督查工作的重要作用之一。(参与采写记者:任珂、石昊、刘奕湛、韩洁、郑晓奕、杜宇、王志伦、赵卓悦)

两个月,19项政策,中央27个部门单位,16个省,新一届中央政府成立以来,第一次开展对国务院决策部署和出台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的全面督查。

  第六督查组在总结督查工作时表示,督查推动一些地方出台了一批政策措施。如黑龙江省政府在督查结束后,密集出台了一批新的政策举措。辽宁省政府加快文件会签和下发的进程,在7月4日正式印发了促进经济稳增长的措施和若干意见。

张占斌教授表示,督查更加接地气,能够更快地了解情况,到实地听取一线的呼声。引入第三方评估和网络问卷,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对国家治理的一种探索。

  座谈会可不是泛泛而谈,都是“捞干货”,甚至还有交锋。第六督查组成员在辽宁鞍山督查营改增政策措施落地情况问到“不要只讲好的,营改增推进过程中难道没有阻力吗?”当地税务部门于是反映,营改增后交通运输业税负普遍加重,他们希望国家增加退税政策。督查组成员对问题和建议一一作了记录。

“第二天,就开始进行实地督查。不会一起去,都是分工行事,有的地方只有一名督查组成员前往。发改委成员去看了长沙地铁工程,还有成员去看了郑州污水处理厂,银监会成员到湖北一个村子里去看农户的贷款,到养殖企业去问贷款难和贷款贵的问题。”上述知情人士说。

据上述消息人士透露,10天的督查工作,拿到的资料特别多。他说:“我个人拿回北京的材料大概有10公斤。正式的督查组成员拿到的可能会更多。”

国务院督查组并不是新鲜事物。在2011年,国务院曾经兵分8路督查楼市;2013年,中办国办督查组曾经下到地方督查“八项规定”的落实情况。

从5月30日做出决定,到6月25日至7月5日,8个督查组分赴中央27个部门单位和16个省开展实地督查,再到7月10日前,各督查组将督查报告上报国务院,督查工作已经完成大半,此次国务院全面督查的整个工作流程逐步清晰。

马不停蹄地督查工作,了解成绩,也发现很多细节的问题。比如,在基层开办一个很小的社会福利机构,要盖很多章,行政审批手续过多;三农尤其是小微企业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还非常突出;有些行政审批下放之后,一些中介机构扮演了“二政府”的角色;中央出台的一些政策和措施,省里面的配套政策还有迟滞现象等。

据报道,座谈会不是泛泛而谈,都是“捞干货”,甚至还有交锋。在与第六督查组座谈时,保定市市长谈到简政放权时不留情面地说:“为什么现在部委的一些司长老犯错误?我看还是权力太大!”

6月6日,国务院正式发出通知,部署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开展全面督查。

据公开报道,中国科学院第三方评估组已在水利部、财政部、发改委进行调研,对全国重大水利工程建设情况有了初步了解。已确定湖北、黑龙江、重庆、山东和甘肃等5省市为重点调研地区。

国务院督查组下基层通阻塞 将展开第三方评估

座谈有交锋部委被指权力大

据报道,中央部委在督查其他部门和省市的同时,也接受了督查。中国铁路总公司、国家开发银行也在被督查之列。

督查组成员来自不同的部委,本身工作有侧重。因此,8个督查组,每个都有自己的重点。比如,河北省在今年一季度GDP增速大幅下滑至4.2%,位于全国倒数第二。当地如何正确处理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关系,就是第六督查组实地督查的重点。

抱着一堆资料,十天走四个省;早晨8点去“点”上看,不仅去市里,还得下乡;晚上回来开会写报告,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这是近日国务院督查组在地方上实地督查的工作状态。

本文由北京28官网发布于北京28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务院督查组下基层通阻塞 将展开第三方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