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林格殷格翰运营volasertib白血病医疗III期切磋北

一急性髓性白血病药物获孤儿药资格

关键词:急性白血病,volasertib

BI 836858 是靶向 CD33 蛋白质的单克隆抗体,该蛋白在某些癌细胞的表面上表达。该药物已被改造用于改善抗体依赖性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这种免疫反应会导致靶细胞或微生物被抗体包被并被某些类型的白细胞杀死。

《中国科学报》 (2014-04-23 第8版 医药)

在公司目前针对细胞周期抑制开展的研究中,volasertib* 临床研发项目是目前进入到最晚期的项目。勃林格殷格翰公司也是率先将PIk抑制剂引入临床研发的公司之一。

近日,勃林格殷格翰公司用于治疗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的抗 CD33 单克隆抗体 BI 836858 获得孤儿药资格。

AML是一种骨髓及血液的侵袭性癌症,多为成年后疾病,患者的平均年龄为65~70岁。目前该疾病的推荐治疗标准是密集化疗,治疗选择有限,多数患者不耐受,预后比较差。

AML主要发生在成年后期,患者首次获得诊断的平均年龄为65岁。[2] 年龄超过65岁的 AML患者的预后较差,确诊后的中位生存期为6个月或更少。[6]

MDS 是一种骨髓疾病,患者骨髓运输细胞异常,并且不能产生有效的血细胞。该疾病有许多亚型疾病,包括血癌急性髓性白血病,因此具有多种的预后和治疗选择。

4月17日,勃林格殷格翰公司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与欧盟委员会授予Volasertib孤儿药资格,用于急性髓性白血病患者治疗。

关于急性髓性白血病

这家德国药物制造商表示,使用该化合物的临床前研究已经显示对恶性细胞有产生 ADCC 的潜在能力,并且正在进行评估 BI 836858 用于 MDS 患者中的多中心,开放标签,剂量递增和随机临床 1/2 期试验。

在1/2期临床试验中,Volasertib与化疗联合用药,改善了老年AML患者的生存时间。1/2期临床试验的全部结果有望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

“此项试验的结果使得我们能够了解 volasertib* 与 LDAC 联合治疗方案应用于不合适接受强化诱导性化疗方案的AML患者的潜力,”勃林格殷格翰公司全球高级医学副总裁 Klaus Dugi 教授如此说道。“基于在这一难治性患者人群中所观察到的结果,我们正在拓展 volasertib* 血液学临床试验项目,以进一步探索这一在研化合物的作用。”

该药物目前作为白血病和淋巴瘤协会Beat AML 主试验计划中首个此类药物进行评估,以推进 AML 患者的治疗。试验计划使用基因组技术发现和匹配特定的 AML 突变,适用于新诊断的 60 岁以上患者,使用实验性药物或最适合攻击癌症中发现的特定基因突变的药物。

Volasertib通过抑制Polo样激酶1,AML特征性的极高细胞分裂将被阻断,可能会阻止肿瘤增长,或使得肿瘤细胞分裂活性降低,从而延长了患者的生命。

勃林格殷格翰公司计划在2013年早期启动针对 volasertib* 联合 LDAC 的治疗方案与 LDAC 单药治疗方案的疗效和安全性进行比较的III期临床试验(NCT01721876)的患者招募工作。计划开展的III期临床试验,即 POLO-AML-2研究,将要招募的受试者是那些年龄至少为65岁、不合适接受强化缓解诱导治疗的AML初治患者。有关此项试验的更多信息,可登录以下网址进行了解ClinicalTrials.gov。

勃林格殷格翰首席医疗官Klaus Dugi教授评论说,“我们很高兴FDA与欧盟决定授予Volasertib孤儿药资格”。而且,去年FDA授予了这款药物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这意味着认可了Volasertib的潜能:它可以作为一种可能的新治疗药物用于急性髓性白血病患者。

Volasertib*是一种在研的极体样激酶抑制剂,也是目前勃林格殷格翰公司针对多种实体瘤和血液肿瘤进行研发、并已进入晚期临床研发阶段的化合物之一。

针对公司在研的血液系统抗肿瘤化合物volasertib* 应用于新诊断的、不合适接受强化缓解诱导治疗方案的急性髓性白血病患者的I/II期随机临床试验的中期分析所提供的最新的阳性II期试验结果在美国血液病学会第54届年会上被公布,此次会议在美国亚特兰大举办。在此项试验中,接受 volasertib*方案组的患者的客观缓解率更高、而且无事件生存期获得改善,volasertib* 是一种选择性、强效极体样激酶抑制剂,上述试验针对 volasertib* 与低剂量阿糖胞苷联合治疗方案与 LDAC 单药治疗方案进行了比较。[1] 基于这些阳性试验结果,勃林格殷格翰公司宣布开展针对 volasertib* 与 LDAC 联合治疗方案的III期临床试验,即 POLO-AML-2研究,此项试验预计在2013年早期启动。

与 LDAC 单药治疗相比,在接受 volasertib* 与 LDAC 联合治疗方案 的患者中观察到较高等级不良事件(CTCAE 3-5级)发生率的增高(分别为95.2%和 68.9%)。在上述严重程度较高的AE中,组间差异最明显 的是血液和淋巴系统异常(81% vs. 44.4 %)、胃肠道异常(21.4% vs. 6.7%)和感染(47.6% vs. 22.2%)。鉴于对 volasertib* 作用机制的了解,这些不良事件在预期之内。[1]

(责任编辑:yan.mao)

AML 是成年人白血病中最常见类型之一,在西方国家中,AML 占所有成年人白血病的25%,AML是一种罕见的骨髓、血液系统肿瘤。[2][5] AML患者的存活率低于其他所有白血病患者。[2]

急性白血病属于罕见疾病,而 AML 是在成年人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白血病。[2] 目前在AML领域存在较高的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因为AML的存活率目前在所有白血病类型中是最低的。[2] AML 的治疗目标是减少骨髓中的原始细胞的数量,并使血细胞计数恢复到正常水平。最常被采用的治疗方法就是强化缓解诱导治疗;但是,许多年龄超过65岁的患者并不合适接受这种治疗方法,因为该方案涉及大剂量化疗药物,而且治疗时间达5至7天。[3]

Notes to Editors供编辑参考信息

次要终点包括无事件生存期、总生存期和安全性。EFS 的评估时间始于随机化,终止于疾病出现进展、疾病复发或任何原因导致的死亡(选取最早发生的事件)。接受volasertib* 与 LDAC 联合治疗方案 的患者的中位EFS为5.6个月,而接受 LDAC 单药治疗方案的患者的中位 EFS 则为2.3个月(危险比为0.56;95% CI: 0.34, 0.93;p=0.0237)。[1] 此项开放标记临床试验入组了87名成年患者,后者被随机分配接受 volasertib* 与 LDAC 的联合治疗方案 或 LDAC 单药治疗方案。主要终点是客观缓解率(完全缓解[CR]或伴有不完全性血细胞计数恢复的 CR[CRi])。在接受 volasertib* 与 LDAC 联合治疗方案的患者中的客观缓解率为31%,而接受LDAC单药治疗方案的患者的客观缓解率为13.3%,比值比为 2.91(p = 0.0523)。两组患者至发生缓解的中位时间分别为71 天和64 天。[1]

Volasertib* 被设计用于抑制 Plk1的活性,PIk是调节细胞分裂的一种酶。这一抑制作用将延长细胞周期停滞时间、最终导致细胞死亡。[4]

关于 Volasertib*

II 期临床试验显示,volasertib* 与低剂量阿糖胞苷的联合治疗方案相较 LDAC 单药治疗方案应用于急性髓性白血病的客观缓解率更高、无事件生存期获得改善 针对 volasertib* 应用于 AML 的III期临床试验计划在2013年早期启动

本文由北京28官网发布于北京28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勃林格殷格翰运营volasertib白血病医疗III期切磋北